许锦芳六旬辞职学摄影‧走游神州和出版游记圆梦

  • 作者:
  • 时间:2020-08-06
许锦芳六旬辞职学摄影‧走游神州和出版游记圆梦姑苏慎忠行餐饮业公会前会务顾问许锦芳自称是一个无法安份守己的老太婆。3年前,她踏进甲子之年,深觉在世的时日无多,遂毅然辞去安稳的工作,重拾对摄影的兴趣,想为自己的黄昏岁月留下点滴回忆。她游走于中港台日各地自由行摄,增广不少见识,让她的人生倍感充实。在好友的鼓励下,她把个人的行摄感受写成一本游记《一摄千里》。她说,写书是她步入晚年岁月的一股冲动,她希望能将自己的身影留世万年。许锦芳今年63岁,她递过来的名片上印有一列名堂,如世界中国烹饪联合会副秘书长、旅游部“一个大马.食全食美”美食节总策划、马来西亚雪隆姑苏慎忠行餐饮业公会会务顾问,以及《食家杂誌》编务顾问/广告经理。不过,她的老友方路说:“这些都不必提,她现在是自由摄影人。”许锦芳给人的第一个印象就是豪爽,有如一位女中豪杰。她举办新书分享会时,各方老友相约远道而来,听她过去3年零8个月游走中国的心路历程。她说起话来声音宏亮,即使不用麦克风,全场人都听得很清楚。回顾3年前的决定时,她说:“60岁是一甲子。我在姑苏行工作了28年,为了餐饮业的美景而付出和努力。我把所有嗜好抛在脑后多年,过着不是自己的生活。我工作视为自己的事业。”“过去,我一直把工作视为自己的事业。28年过去了,我不想再留在工作领域,因为我有理想、有嗜好,所以我辞职。”由于她工作表现非常好,她提上辞呈时,姑苏行曾致力挽留她。不过,她坚持不留。“过了一甲子已经是一个纪录,我剩下的时间不多,可能只有那一点一滴的生命,所以,我就残忍地跟他们说再见。”然后,她为自己的余生做好一个计划,就是把旅游当作是退休人生的一个重要历程。她也喜欢摄影,于是,她就花钱买了一架数码单反相机,匆匆地学了5课基本摄影技术后準备出发。怕孤独找旅伴她不喜欢跟团参观景点的旅行方式,也不想一个人背包出游,因为她怕寂寞,也怕一人独睡。“熟悉我的人都懂我的个性直率,很多人因此不喜欢我,所以,我要找一个合拍及能够迁就我的旅伴实在是太难。但跟我一起工作的同事却肯定了解我的性格,所以,我最终找了过去与我要好的前助理唐翠芬。”就这样,一动一静的两人于2011年7月踏上旅途。中国是许锦芳一直响往的国家,她想看中国的人文、生态、古迹和地貌,所以,她选择的地方并不是热门景点,也不在旅游旺季出发,因为中国有四季,每一季都显现不同的特点。走了银川、走过北疆后,许锦芳领略了自由行的好处。“之前参加旅游社的团队旅行时,常常走马看花赶场,最终身体很疲劳,脑袋却空空,没有旅游的欢乐,更没有难忘的回忆。现在,我可以感受到,自由是旅行最不可缺的重要条件。”现在,她将她的所见所闻通过镜头记录下来,并出版《一摄千里》。“这种人文生态的拍摄,让我的余生充满光辉。这种光辉就像晚霞,在最末时是最灿烂的。我不求那灿烂,只求影子在那浮动,这就让我觉得这个人生非常值得。”许锦芳还说,《一摄千里》只是她在中国自由行摄的一部份,她计划再推出另一本中国游记,但她明年会先推出台湾之旅。游深圳险滩挑战死神许锦芳个子矮小,自嘲身高5呎差5吋,却胜在够气魄。“我以前一度胆固醇过高,医生还说我快死了,于是,我就决定调节饮食,自然而然地瘦了12公斤。我变瘦后,走路速度就很快。其实,我在旅行期间多走路爬山,所以才会练出很强的气魄。”有一天,她从朋友处获知广东省深圳沿海线的美景后,决定挑战死神。“深圳给我的印象是吃喝玩乐,或是购物天堂。但原来,深圳的内海岸线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海滩,这海滩具有原始的生态地质和海洋结构。”一意孤行不过,朋友却劝她别去,因为那是由各种异形礁石险滩构成的海岸线,若是徒步其中必会惊险百出,甚至会因此赔上性命,但她却一意孤行。“徒步路程会经过几处危险度高的地方,导游因为我年老而不让我走,但我最终坚持走过那些路段。走在这些险区时,若发现落脚处的石头不大,只得踮起脚尖站在石头上面,这动作多会使脚部疼痛不已。但我却不觉得痛,因为我已进入忘我境界。若石头太大,以致我们无法一步跨过,那幺,我们就得爬上悬崖,然后在上面走。爬上悬崖时很危险,若不慎坠下,恐怕不是跌死,就是被石头刺死。”她和旅伴花了6个小时半,终于征服深圳海岸线。最后,导游对许锦芳说:“绝对想像不到,六十多岁的你可以走完这路线。”她为此感到很自豪,也重新认识了深圳。游贵州朝圣自17岁起,许锦芳就具有红色思想,过后就一直祈望到神州朝圣,看中国人民的刻苦朴素、热情友好的形象,看中国的大山大地、大江大海。这个朝圣的愿望一直藏在她的内心,成了她50年不变的信念。所以,2012年,她策划了她认为是最周全的行程表后,即到访中国最穷、改革历史最具价值地位的贵州。那18天的贵州之旅,她与旅伴翠芬到天龙屯堡、龙宫、黄果树、万峰林、马岭河峡谷、遵义、娄三关、丙安古镇、赤水、竹海、丹霞瀑布等地方走透透,而她们走的就是红色路线。“中国人给我的感受很深,我在贵州走的地方,很少马来西亚人去过,因为没有直飞的班机,所以旅游成本不划算。”她在丙安古镇见证了四度赤水,所以对丙安的印象特别深刻。“它在中国改革史上具有重要地位,赤水的河是宝,丙安建筑是宝,丙安人也是宝,这些人文古迹值得一一探索。”拍黑颈鹤误坠池塘虽然徒步旅行对一些人来说很辛苦,但许锦芳却从中领悟到它的好处。“这证明我还能够吃苦。我不认老,不管路程多幺艰难,我一步一步走过,对自己更加有信心。”她说,她一步一步地走着,很享受那种过程。“所谓的享受,就是感觉到自己还能走,而且是背着不轻的旅行包,一步一脚印,一路上可以看到过去不曾见过的景色。这样的享受和成就感,绝不是其他人可以领略到的。”2011年初,她受友人之邀到贵州毕节宁草海拍摄受中国保护的黑颈鹤,拍得很爽快时,不小心跌进池塘。她因此湿了身,却很自豪地保护了最重要的相机。她也到访黔西南布依族苗族在自治二战抗日时期,衔接滇缅公路上的一条生命线――廿四拐公路。为了拍下全景,她爬到对面山上。“我走得很远、爬得很高,每天背着摄影包很辛苦,但在看到天然奇景后,顿感一切都值得。”她就是那幺享受拍摄的过程。她强调,那种至高享受无法与他人分享,而她能够亲手拍到珍贵照片,总算是人生一个难忘的记忆。苗寨人一世住山洞探索人文让许锦芳增广不少知识,并看见许多非比寻常的景象。她说,她在贵州紫云县的人文记忆,就属非常难得。“那里有一个洞穴,摩多和脚车都不能到达,只能用脚走进去。一个偌大的洞穴,却住着世世代代的苗寨人,他们从不走出洞穴。”许锦芳花了很长的时间在那里。“洞穴内住着廿多户人家,他们养鸡、养羊、种菜,自给自足,有电源却全用天然水,那边还有一所小学。他们的脸部表情并不祥和,反而是忧郁中带着一种无奈,似是在无奈下只得认命。“我们在那里吃午餐,由于没有桌椅,大家便蹲在炉旁吃。这种人文对我来说非常深刻,从拍照到了解,我才知道,直到廿一世纪的今天,还有人不喜欢住在现代化的房屋内,而选择住在洞穴里。”“我的人生并不寂寞,因为我见识了这些非比寻常的景象,拍下来后,我还可以一直回忆,这也丰富了我余下的人生,即使那只是一丁点的记忆。”/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