冏星人/一边嘲讽别人太幸福,一边哭夭不幸,是否搞错了什幺?

  • 作者:
  • 时间:2020-06-18

文/囧星人 图/Shutterstock

冏星人/一边嘲讽别人太幸福,一边哭夭不幸,是否搞错了什幺?

人一向有扩大自己苦痛感受的倾向。
殊不知,如果要让人同情,你必须先让人喜爱自己。
一边自怜、一边愤怒地攻击他人,
看起来一点也不可怜,只有可憎。

那些与悲惨有关的小事/2016.3

昨天深夜,有个粉丝给我留了一串话(第一句是问我问题,但是后面整个歪掉)。短短几百字大概把悲惨家境和自学十八般武艺都交代一遍,看得出他很寂寞。
如果只是想找人说话就算了,但他的言语实在有点凶狠,好像全天下自己最惨、自己的不幸都是别人的错。往来几句,旁人的劝说他听不进去,反而越闹越凶,我犹豫了一下,断定他今后在这里不会过得开心,才按了封锁。

痛苦是很难感同身受的
我想他很年轻。年纪大了我们越不会把自己的私事,尤其是那些伤心事说出口。为什幺呢?相较于喜悦,人类本来就对他人的苦痛很难感同身受,除非对方是我们亲近喜爱的人。
这也是为何知名歌手生病和非洲一群孩童饿死两件事,大家的关心度会如此不同,以及我们为何更喜欢听他人分享快乐。
人一向有扩大自己苦痛感受的倾向。殊不知,如果要让人同情,你必须先让人喜爱自己。一边自怜、一边愤怒地攻击他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可怜,只有可憎。

这让我想起以前的一件事。
高中时在寄宿学校读书,偶尔回家,就是遭到父亲或继母的辱骂。他们吵架,也闹自杀(留言的同学,听见了吗?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的家庭如此)。
我不愿对他人说,单纯是不想别人同情我,但当时我确实觉得自己好悲惨,一定随便哪个人都比我幸福。
有天,我的情绪爆发了。
起因是艺术节时,我被班上剧组的人叫去,有个同学开玩笑说:「妳是不是要演灰姑娘的后母啊?妳家不就有一个吗?应该很有经验。」
因为太讨厌我的后母了,从来没跟同学起过争执的我,当下就狠狠地瞪了那同学一眼说:「你觉得这种玩笑好笑吗?」同学被我吓了一跳,不知所措,我也没继续说什幺,一股委屈的心情不知从何说起,下课后跑到楼梯间里,默默擦着眼泪。
那时候,我的好朋友—对,就是曾对我告白的那位,以防以后还会说到她,就叫她小真好了—她可能只是路过,看了我一眼,走下楼梯,过一会儿,她又走回来。
她就那样盯着天花板,站在我下方。
「妳在做什幺?」我忍住眼泪用嘶哑的嗓音对她说。
「我在看……上面滴下来的水。」
抬头去看,楼梯间有厕所,大概是楼上厕所渗下来的水。
我发呆似的看着天花板。那时她递给我一张卫生纸说:「妳看,妳衣服被弄湿了。」我曾认为像小真这样小小年纪就如此温柔坚强的人,家庭一定很幸福,但是不久就发现这不过是天真的误解。

她家在我家附近,暑假期间有时会邀请我去她家玩,不过通常是她家人不在的时候。有一天我说心情不好,想要去她家,她说爸爸在家,不过刚喝了酒睡着,我应该可以来。
其实我早该发现她家破破烂烂的墙壁意味着什幺。
我们待在她房间里,突然听见外面声响,她说大概是爸爸醒了,我说,那我去跟他打个招呼吧。她慌忙摇头:「妳最好别出去,他还没酒醒,会乱发脾气。」
果不其然,门外传来她爸爸粗声粗气的吼叫声音,他砰砰砰地敲门,问小真在干嘛。她不高兴地喊道:「没干嘛,我有客人,你别这样好吗!」
也不知道她爸爸是没听见还怎样,越来越猛力地对门又敲又踹,我不禁紧张起来。感觉好像回到我自己的家。状况持续了好一阵子,最后她爸爸大概是累了又回去睡觉,房间里传出响亮的鼾声。
「今天算好的,他有时候会拿菜刀发酒疯。」小真淡然地解释。
那次以后小真似乎比较愿意对我说实话,尤其是关于家里的事。例如有一次我看到她头上包着纱布,问怎幺了,她也只是笑笑回应:「没啥,我爸又喝多了。」
「妳妈呢?」
「我爸这德性,她老早就离开了。人在香港,教普通话。」她轻描淡写得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我差不多两、三个月能见到她一次。比妳幸福,妳十岁以后就没见过妈了吧?」
听着小真的这番话,我的眼眶溢满了泪水。

悲惨不是用来比较的事
我想说的是,有些人,可能遭遇到不顺,以为自己超级悲惨,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自己。但你不知道,身边的惨人惨事,从来没少过,只是大家选择不说出来罢了。
悲惨从来不能比较。但是如果你对悲惨的态度,是无限扩大它、散播负面、陷入自怜情绪,那不管你再悲惨,大概也没人要帮你。
因为人的同情只会施予在不可抗力的不幸上,把不幸当成哭夭资本还强制推销的人,不过是个自作自受的小丑。
什幺?还不懂吗?那我说得直白一点好了,简单来说就是这样:
人家遭遇不幸,产出的是正向激励他人的心灵鸡汤,虽然不是每个人都爱鸡汤,好歹是能喝的。你把不幸拿来炫耀,还一副全世界都欠自己的样子,甩人一脸馊水,最好是有人理你啦!
被同情的基本条件不是够不够悲惨,是人值不值得被同情。
懂这个道理之后,以后少再有事没事乱哭夭了。或是哭夭之前,至少先卖个萌让人爱上你好吗?

【结语】
同情的基本条件,
是人值不值得被同情。

本文出自《囧星人的人生百想妙答》三采出版

 冏星人/一边嘲讽别人太幸福,一边哭夭不幸,是否搞错了什幺?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